9月26日晚间

2020-06-22 00:47

上海躬盛是谁?据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上海躬盛成立于2015年11月,注册资金300万元,由自然人杨剑锋出资。巧合的是,在系统中还存在另一家有“躬盛”二字的公司——上海躬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股东为上海柯塞威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且其投资人股权变更前的股东之一与上述杨剑峰同名同姓。而众所周知,前匹凸匹董事长鲜言在各地的多家企业或关联方的名称都包含“柯塞威”。

9月26日晚间,因st慧球不履行信披义务,上交所通过官网将st慧球涉及的重大诉讼事件公之于众,并发出问询函追问其中真相。今日st慧球对此作了补充披露及风险提示。并表示,经核实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及股东大会相关历史资料,并未发现涉及本次涉诉担保事项的任何相关文件,故公司认为起诉状中关于公司为“上述协议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并未经过合法程序审议,因此公司不认可,也不接受因此承担的相关担保责任。

诉讼书揭开了st慧球原实际控制人顾国平、上海躬盛、国泰君安三者之间的纠纷。据该诉讼书显示,今年4月27日,顾国平与上海躬盛签订了《经营权和股份转让协议书》等协议,约定顾国平将st慧球的经营权及其所持有的6.66%的公司股权转让给上海躬盛,上海斐讯和st慧球则为上述协议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协议签订后,上海躬盛支付了定金及并提供了1亿元的借款,却并未获得上述6.66%st慧球的股权,遂起诉顾国平、上海斐讯及st慧球。

记者查询发现,5月26日,st慧球正式聘请国泰君安作为与上海斐讯重大资产重组的独立财务顾问。而上交所大宗交易系统进一步显示,7月15日至8月10日期间,st慧球共计发生过5次大宗交易记录,买入量共计2950万股。其中瑞莱嘉誉分别在7月21日、22日通过大宗交易买入1100万股及800万股。

本报昨日在《重大诉讼未披露 st慧球再遭上交所问询》一文中曾指出,一系列迹象表明,st慧球的经营权可能在4月份前后已转移给了上海躬盛。在此背景下,st慧球8月9日的董事会决议又决定聘任鲜言为公司的证券事务代表。而若上海躬盛与鲜言有关,那么,此前外界对鲜言“空降”st慧球的疑问将“茅塞顿开”。

本次诉讼透露的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角色”是国泰君安。原告上海躬盛在起诉书中指出,顾国平为顺利完成st慧球与上海斐讯的重组,曾指定国泰君安为本次重组独立财务顾问,但该投行违反协议,让其关联人瑞莱嘉誉与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分多次受让顾国平间接持有的st慧球股份。

信披乱象丛生的st慧球昨日曝出诉讼并被上交所问询后,今日补充披露了诉讼事件及风险提示。而随着该诉讼纠纷发酵,隐藏在st慧球背后的各大利益方陆续浮出水面,其中鲜言与上海躬盛的关系、国泰君安的出镜都值得关注。导致公司信披乱象的原因正逐渐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