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民们首创了泼炉印灶法

2020-01-25 14:27

如何将卤水运到制盐作坊?牛英彬介绍,当地人用较大的楠竹或斑竹,打通内节,连接起来,做成输卤笕道,从盐井旁直接架设至灶房附近。在老郁井至中井坝遗址之间发现的4处输卤笕道遗迹便可证明;此外,《彭水县志》里还有船运取水的记载,“飞井在郁镇北四五里伏牛山之右,水从石壁中飞出,下以船盛之。”

而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白九江则表示,根据卤水的含盐程度,每个灶产量不一,制盐产量多少无法估算。

专家表示,“泼炉”也可以理解为“泼卤”,即为将卤水泼在炉灶上,而“印灶”中的“印”则是四川话,意为浇水。

何为泼炉印灶?《彭水县志》曾有记载:“灶以黄泥筑砌,一灶五锅,井水入锅不能成盐,以之浸渍于灶,咸水皆入灶泥之内,次日则掘此灶土,浸水煎熬五日,而灶掘尽。又另行作灶,浸之掘之亦如前法。”简单来说,就是烧火熬煮卤水(盐水)时,盐灶周边的土球会被烧烫,于是盐工会一边熬煮卤水,一边将卤水泼在土球上,土球的热能将水分蒸发,盐分便留存在土球内,结成“冰土”,一段时间后,盐工将土球敲碎,把“冰土”浸入盐卤中以提高卤水浓度,经过沉淀过滤后放进锅里熬煮成盐。

经过几个月的考古发掘,牛英彬发现,在离遗址不远的中井河上游依次分布有飞水井、楠木井和老郁井等三处盐井,“它们应为卤水的来源地。其中,飞水井离遗址最近,只有两三百米的距离。”

“别看这里盐井多,它们并不是时时都能提供高质量的卤水。”牛英彬说,不同的季节,盐井出水的质量和多少都不一样,所以周围的盐井也被当地人分为一、二、三、四季井,其中,飞水井就是一季井,只有冬天的卤水为最好。

“利用这样的节能方式,先民们首创了泼炉印灶法,他们的智慧真是让人惊叹。”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感叹地说。

如此先进的制盐方式,究竟一天能制多少盐?58岁的当地村民曾德品告诉记者,“小时候听老人说这里曾有陈家、曾家、童家、支家四大制盐商,一个灶一天一夜可以产盐300多斤。”

中井坝盐业遗址位于彭水县郁山镇的中井河边,12座盐灶在碧绿的河边依次排列,4座大小不同的蓄卤池分布在盐灶周围,发掘面积约800平米。

制盐最重要的原料为卤水,不过,中井坝盐业遗址附近的江河都是淡水河,并无盐分,那卤水究竟从何而来?

“这8座盐灶应该是前面4座的升级版,因为它更好地利用了热能来提高生产效率。”市文化遗产研究院考古工作人员牛英彬介绍,这8座盐灶在炉田后设置甑子,甑子内布满土球(也称土壳),其间留有空隙供烟气排出,从而最大限度利用炉温热能,增加了“冰土”(盐分结晶)产量,这也是古人的泼炉印灶的重中之重。

记者看到,现场的盐灶分为两种,靠右的4座由灶膛、炉田、烟囱等组成,靠左的8座由灶膛、炉田、甑子及方坑、灶间隔墙、沟槽等相关附属部分组成,内壁由红色土球垒砌而成,大概有6米多长。

在考察完中井坝盐业遗址后,专家纷纷表示,该遗址是一处规模较大、遗迹保存较为完整、配套设施较为齐全的明清时期的制盐作坊,为研究‘泼炉印灶’工艺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对研究郁山镇的盐业发展史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