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聂隐娘》高冷

2020-06-28 00:36

更了不起的是,这个故事的作者还运用文学手段生动刻画红线执行任务时的情景,以及当时的内心活动,而且都是用骈文写的。要知道,能写武侠不算神奇,能把武侠写成纯文学才算神奇,诸如文中所写:“时则蜡炬光凝,炉香烬煨,侍人四布,兵器森罗。或头触屏风,鼾而鞍者;或手持巾拂,寝而伸或。”将红线潜入田府时,田府的士兵和侍从困顿入睡的情状刻画得丝丝入微,头碰到屏风,打着呼噜倒一地,侍从手持丝巾打着哈欠伸懒腰,形形色色,真是如在目前。再如“晨飚动野,斜月在林”,又宛然有唐代山水诗的韵味。

空空儿的来去,根本没有任何迹象,文中只有这么寥寥一句:“果闻项上铿然,声甚厉”,听到脖子上有击打的声音。接着,只看到玉石上有剑痕。整个行刺过程都由聂隐娘来口述,显得十分神秘,也很高冷。而空空儿一击不中之后,羞愧而走,也让唐朝的侠客形象显得分外高冷,“一搏不中,即翩然远逝,耻其不中”,人家只出手一次,再出手就俗了,这多有情怀和品位呀。而且又是闪电侠一般的速度,“才未逾一更,已千里矣”。

书生于女侠而言,倒是无恩也无怨,先是被坑,然后又被救出来,两不相欠。这位神秘美女也不是行侠仗义,但还算善良,因此可能叫蜘蛛人更准确一点。

更令人惊喜的事情来了,过了中午,来了一辆大马车,有不少跟班随着,车帘掀开,出来一位靓女,长得如何呢?“年可十七八,容色甚佳,梳满髻,衣则纨素”。

在当代武侠小说的打斗描写中,古龙算是写得最干脆了,很多时候是一招解决问题,而且这一招最多也就是个影子,而《聂隐娘》里的格斗却比古龙的更玄乎,干脆连影子都看不到。例如刺客空空儿上门行刺节度使刘悟,聂隐娘变形躲在刘悟的肚子里,又在刘悟脖子上戴一块玉以作为盾牌。

那住所还算高大上,“舍宇极整肃”,里边还有宴席,“列筵甚盛”,有二十多位少年,一见书生,都很客气礼貌,恭恭敬敬地邀请他入席。看来没事了,书生于是安心赴宴。

聂隐娘作为唐朝剑客,其前卫性恐怕连平江不肖生和古龙都赶不上。因为在一千多年以前,人们居然就想到了要改造人体结构。聂隐娘的师傅就改装了聂隐娘的脑袋,使其可以藏剑,“吾为汝开脑后,藏匕首而无所伤。用即抽之”——有没有变形侠的感觉?

这样的文学描述,增强了红线执行任务的场面感、质感,也增强了可信度,构成一幅立体感很强的图画。

看到这里,记者怀疑这位书生或是一位江湖人物,练过两手的,只是没把这个当成自己的终生职业。这也不奇怪,当时的李白也是一位江湖剑客,还有过实战经验呢。

接下来的场面更是令人瞠目结舌,在场的少年们一个个施展绝技,有的在墙上行走,有的在屋梁上爬行,“有于壁上行者,有手握椽子行者,轻捷之戏,各呈数般,状如飞鸟”。这分明就是一个“蜘蛛侠集团”。

一夜的行程为七百多里,这当中还包括潜入田承嗣将军府,绕开哨兵进行行窃的时间,不只是越野,还完成了侦探和取物的任务。

我们要讲的第一个故事来源于唐朝的《源化记》,说的是唐朝开元盛世,江苏有个书生,进长安参加科举考试,追求的是功名,偏偏却惹上事情。他不该在某天下午独自去市场散步,因为那天他碰到了两位少年,穿的都是大麻布衫,素未谋面,却半路上拦住他,很热情地说:哥们,我们等你好久了,来来来,喝两杯去。

这段描写,十足的蜘蛛侠范儿,虽然没有吐蛛丝,但攀援飞跃,视高墙深壑若无物的战斗姿态,完全跟蜘蛛侠没有技术上的区别。

美女侠用一根绢布做的绳子,一头系在书生身上,一头系在自己身上,然后负重飞速升上空中, “女纵身腾上,飞出宫城,去门数十里乃下”。

唐朝的武侠显得比较高冷,不热闹,因此,电影《聂隐娘》高冷,也就不奇怪了,许是忠于原著使然。文/刘黎平

于是大家怂恿书生表演才艺。书生穿上靴子,在墙壁上走了几步后难以为继,跳回地上。这几步虽然笨拙,但还是赢得了美女首肯,她说:“亦大难事。”能做到这一点,很不错了。

接下来是派对表演时间。美女问书生:你有什么特长吗?书生惭愧地回答:我就是一个死读书的书生,没有培养什么第二专长,考试读书还行,琴棋歌舞之类就拿不出手了。车中美女却不依不饶,坚持说:你再想想,还有什么专长?

这种情况,绝对是骗子要对你下手,大家要是碰到了,要赶快报警。然而,在唐朝,没有先进的报警手段,这两位少年又以热情的姿态,强迫的行为,将书生邀入东市的一处住所。

某天,书生忽然看见有东西像大鸟一样降落,“忽见一物如鸟飞下”。仔细一看,就是那天宴会上半路进来的车中女子。女子很有侠客风范,首先安慰施救对象:“无虑也。”接着,实施抢救行动。

而那位女子没有表演任何节目,就离去了。再过几天,书生又碰到前几天强行邀请他赴宴的少年,说是要借他的马用一下。谁知这一借就葬送了书生的前途,因为不久后皇宫失窃,一部分赃物就放在书生的马背上。书生有理讲不清,被押进大内,被推进一个七八丈深的大坑里。这位仁兄真的是被那两位半路相逢的朋友给坑了。估计这伙人是个大盗窃集团,利用书生的马匹运送赃物。前几天约他赴宴,估计是想为借马先垫个人情。

红线姑娘当时是薛嵩府上的青衣,兼内记室,掌管文书之类。她愿意替薛嵩分忧,连夜去田承嗣的地盘上跑一趟,给田承嗣留了点警示,好叫他不要小觑咱薛将军。

看到这些国外电影里一茬又一茬冒出来的虚拟侠客,我不由得想起我们传统经典里其实也有不少异能侠客,虽然时代久远,但搁现代,其战斗力就算不加以改造升级,也照样具有不可阻挡的洪荒之力,可见我们的卡通市场、电影市场还是大有素材可挖的。

看《复仇者联盟》的感受就是,做地球人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有钢铁侠、绿巨人、雷神、鹰眼、美国队长、黑寡妇这么多能人异士操心我们的安全,为我们铲除恶魔,真是要知足啊。再加上其他联盟里的超人、蜘蛛侠、闪电侠、绿灯侠、蝙蝠侠,简直是给地球的安全加上双保险,我们人类连“火星撞地球”都不要担心了。

当田承嗣得知自己的贴身物品落到薛嵩手里之后,大为惊悚,从此收敛许多。结合前后来看,红线的故事很像唐朝版《碟中谍》,其执行任务的过程惊心动魄而又流畅痛快。

红线当晚从潞州出发到魏博镇,凌晨又返回潞州,“夜漏三时,往返七百里”。这篇小说既很有技术色彩,又很有文学色彩。我们先看它的技术色彩:首先写前往的阶段,“子夜前三刻,即到魏郡”,交代了行进速度和到达时间;接着红线趁田承嗣熟睡,盗走其身上的金合,从西门出城,行走了二百多里之后,看见了高高的铜台和东流的漳水,这等于是报沿途站名,证明自己到过哪些地儿;最后还有情景证明,“晨飚动野,斜月在林”,用景物佐证自己的行进里程和速度。

电影《刺客聂隐娘》刚下画不久,据说这部电影严格遵守原著,乃至语言都如此。聂隐娘的故事源于唐朝小说集《传奇》。电影该不该如此忠实原著?我们不好评论,还是看故事吧。

红线的故事来源于唐朝《甘泽谣》中的“红线”,这部小说有着很浓的现实色彩,名将薛仁贵之后薛嵩,任潞州节度使,而魏博节度使田承嗣对潞州虎视眈眈,薛嵩真是很辱没祖风,除了唉声叹气外毫无办法。